儿子的医药费全免“猪八戒”可以歇歇了

  给过帮助的人,她都留着电话。   给过帮助的人,她都留着电话。   吴庆娥住在16楼的楼梯间   吴庆娥住在16楼的楼梯间 本报记者叶永春 天平山下的“猪八戒”,原来是位58岁的阿姨,在逗笑大家的背后,她藏着一个心酸故事。 昨天经本报报道,得知这位母亲的不易后,有热心市民到天平山去找过“猪八戒”,还有人托人给“猪八戒”送上爱心款,“猪八戒”的左邻右舍,也在默默地接济她。 昨天,记者还获得一个好消息,“猪八戒”的扮演者吴庆娥的儿子可以享受医药费全免政策,“猪八戒”说太感谢太感谢,“心里一下子松了,能稍微歇歇了”。 天冷有冬衣 饿了有饭菜小区众多业主在帮扶“猪八戒” 昨天上午8点40分,记者拨打吴庆娥的电话,她说出门了,带着八戒装。“唉,出来了也不知道去哪里好,还在到处转呢。”她说,她不敢接近景区,怕看到执法人员,想找一条山路上山去。吴庆娥腿脚不太好,今年4月12日她去医院看过腿,被诊断为右膝关节退变。记者劝她别上山了,万一摔了不好,吴庆娥答应了。 在高新区玉山路一处小区,记者找到脱下八戒装的吴庆娥,也看了她的住处——位于16楼顶的楼梯隔间。隔间不足10平方米,没有窗户,一侧就地摆了张床垫,另一侧整齐放着小桌子等用品。冬天不冷,就是夏天热。”吴庆娥“说,她在这里住了十多年,负责小区保洁,上班时一天要清扫十多个单元楼道。因心脏不好,心事重头还痛,起初她连坐电梯也会晕,现在好多了。 吴庆娥说,她穿的鞋子、衣服、裤子,都是小区业主送的。这两天天冷,有热心阿姨给她送来一件大衣,领子上还有毛,除了扣子松动需要缝补缝补,大衣不是太旧。业主送来的枕头套、羽绒服、裤子等,也装了两大袋。吴庆娥说,看到她在垃圾桶里捡东西后,小区几名阿姨常给她送东西。保安也说,要“是不嫌弃,来传达室拿吃的吧。” 还有一名师傅几乎天天带剩饭剩菜来,放在小区西门的传达室。物业工作人员程女士看到饭来了,给吴庆娥打电话,让她来拿,要是哪天没有饭,也会打电话给她,免得她白跑。“她主要是心病,大家都知道,太不容易了。”程女士说,吴庆娥照顾这样的儿子这么多年,不是谁都做得到。 吴庆娥说,小区里帮助过她的人太多了,80幢的、82幢的、86幢的、88幢的……太多,她数不过来。 有人到山下找“八戒”热心市民托人给阿姨送爱心款 昨天有人专程去天平山找“猪八戒”了。天平山景区外一名保洁员说,上午有个阿姨来打听“猪八戒”在什么地方,但“猪八戒”没有来,这位阿姨找了一遍没找到。“问她干什么,她没有说,最后离开了,看样子是来帮助她的。”她说,除了这位阿姨,又有几个年轻人也在议论天平山下的“猪八戒”,不知道是不是专程来找她的。 前两天有人打听到吴庆娥的住处,托人给她送来500元。“不知道是谁,我打电话过去问,她说和我一样也在高新区,别的都不肯说。”吴庆娥说,一名住在吴中区木渎新华村的河南大姐也一直在帮她。吴庆娥的儿子和她住一起时,突然发病就会打人,她一个人很害怕,又控制不住他,就给河南大姐打电话。每次河南大姐都会找人赶过来,帮助她将儿子送到医院去。“去年有一次他犯病往墙上撞,头破了,和掉地上的西瓜一样。我害怕了,要不是他们帮忙送医院,就死了。” 微信朋友圈里,苏城网友也在通过转发新闻APP“引力播”和姑苏晚报微信的报道来关注“猪八戒”:“上个月去天平山看到了‘猪八戒’,很可惜没有出一份绵薄之力!”“我认出来了,以前在我工作的一个物业公司做保洁的,不知道原来她还有如此经历,下周我要去天平山找她合影去。”“生活不易!”“母爱伟大!”“为母则刚!”……网友们很感慨! 儿子的医药费全免“猪八戒”可以歇歇了 去年12月24日,吴庆娥带儿子去济南一家医院就诊,希望儿子的病情有好转,可依旧被确诊为精神分裂症。今年3月7日,她又抱着希望带儿子去医院复诊,再次失望而归。 “我儿子不刷牙不洗澡,身上好臭好臭,老家的亲戚朋友都被烦怕了。”吴庆娥说,有人说她儿子看不好了,让她放弃。在老家时,她大儿子发病,她骑三轮车载着他从农村老家赶到宿迁,“不知道多远,两三百里吧,就骑过去了”;在吴江打工时,又带着发病的儿子到吴江的医院看;到苏州打工后,带儿子到苏州的医院看;后来又把儿子送到临沂市里的医院,最终转到郯城县的医院。 吴庆娥说,在送儿子就诊的路上,有人给她列了一张清单,她不识字,只知道到处找人。记者看到,清单上有她老家当地各个部门的联系人电话,下面就是各项要“落实”的事,包括办理低保、残疾人证,打听当地医院最大程度减免的费用和每年一期的免费治疗名额等。记者拨打了几个电话,可能是周日,有的电话关机,有的工作人员称不了解吴庆娥的事。 好消息还是来了!昨天下午,山东临沂郯城县第二人民医院精神病科主任苏明涛告诉记者,或许吴庆娥还不清楚,她大儿子管××已能享受医药费全免政策,除了要支付每个月300元的生活费之外,不需要其他费用了。他说,不能享受政策的普通患者,每个月自费的治疗费是1200元,吴庆娥一心想着挣钱,和医院沟通不多,可能以为她大儿子和普通患者一样。 苏明涛说,管××是典型的精神分裂症,之前在临沂市第四人民医院就诊,转到县医院还不到2个月,目前主要靠药物控制。管××被送到县医院初期,两三天就会犯病,会妄想,还出现幻觉,总觉得有人要害他,会乱打人。经过这段时间的治疗,他发病的频次少了,差不多一周一次。但要治好他的病,苏明涛觉得很难,哪怕在经济上加大投入,也是不好说的事。 听记者详细转述了苏明涛对费用的介绍后,吴庆娥一时没反应过来。她说,她天天想着儿子能不能治好,欠的债怎么还,怎么挣医药费,想得晚上睡不着,最近还在吃抗抑郁症的药。与原来想的费用相比,能减少这么多,她没想到! 昨天傍晚6点,吴庆娥给记者打电话,把儿子医药费减免的事再确认了一遍。“太感谢太感谢了!”她说,因为之前她大儿子犯病一次,住院就要好几千元,她着急钱的事才去扮猪八戒,给大家添了不少麻烦,其实她挣的钱也不多,以后她想是不是就不去扮猪八戒了,休息天找些其他活做做,钱少点也好,自己身体不出问题,才能照顾好儿子。“等过一阵子,我就到医院看儿子去。”吴庆娥说。
0
[责任编辑:余杨]
声明:所有来源为“鸿运国际网址”、“姑苏晚报”、“城市商报”、“城市早8点”和“鸿运国际网址”的内容信息,未经本网许可,不得转载!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、图片、音视频等信息,内容均来源于网络,并不代表本网观点,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。
关注我们
  1. 大家都爱看
  2. 24h
  3. 一周
  4. 一月
关注我们
鸿运国际网址